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行業動態 > 行業動態
污水資源化 從“善治”邁向“善用”
來源:中國改革報 | 發布時間:2021-2-4 | 瀏覽次數:

專家建議對污水資源化的等級標準、技術等進行規范,按照市場需求放開再生水水價

位于北京亦莊經濟開發區的中芯國際,是國內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的集成電路芯片制造企業之一。中國改革報、改革網記者在采訪時了解到,中芯國際使用的造芯超純水以小紅門污水廠出水為水源,采用“CMF(連續超濾技術)+RO(反滲透技術)”雙膜工藝凈化處理。這是我國污水資源化在高端制造工業領域的示范應用。

北京的再生水利用率為全國最高,污水深度回用也非常“接地氣”。另一個身邊的案例,北京朝陽區高碑店再生水廠,承擔著市中心城區及東部地區的污水處理和向通惠河補充景觀水的任務,日處理能力達100萬噸。

盡管如此,從全國范圍來看,我國再生水利用量不足城鎮污水排放量的15%,利用水平總體不高,發展不充分不平衡。近日,國家發改委等十部門聯合印發《關于推進污水資源化利用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點擊閱讀:),從國家戰略高度對污水資源化利用做出全方位部署,也填補了該領域政策體系的空白。

“一把鑰匙打開兩把鎖”

雖然我國水資源總量居世界第六位,但人均水資源量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1/4,為世界上人均水資源相對貧乏的國家之一。在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不斷推進下,我國同時面臨資源型缺水、水質型缺水雙重困境。

據測算,我國平均60多噸水支撐1萬元GDP。“很多地區為了支撐經濟社會發展,常常對水資源無節制索取、不合理開發,進一步加劇了水資源短缺矛盾。”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水資源所副所長趙勇有些無奈。

“根據過去20年城鎮化率與城鎮用水的相關關系,我國城鎮化率每增加1%,城鎮生活用水將增加16.7億立方米。”趙勇又給出一個城鎮化的視角。“到2030年我國人口高峰期,僅城鎮生活用水就將增加250億立方米。”

除了水資源短缺,水環境污染和水生態安全也一直是制約我國高質量發展的突出瓶頸和生態文明建設的突出短板。“污水資源化利用,既解決了水污染的問題又解決了水資源少的問題,可以說,是一把‘鑰匙’打開了我國高質量、可持續發展瓶頸上的兩把‘鎖’。”我國污水處理龍頭企業北京碧水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文劍平如是評價。

所謂“污水資源化利用”,是指污水經無害化處理達到特定水質標準,作為再生水替代常規水資源,用于工業生產、居民生活、生態補水、農業灌溉等,以及從污水中提取其他資源和能源。

“更通俗地講,‘污水資源化’意味著從‘污水’到‘水’再到‘水資源’的過程,能夠實現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完美統一。”文劍平談到他的理解,《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將我國的地表水按功能高低分為:I類,II類,III類,IV類,V類,劣Ⅴ類。“只要達到IV類水的標準,經濟效益就相當可觀。污水資源化的最高級別就是將污水變成新的飲用水源,即III類及以上。”

《指導意見》明確總體目標要求為,到2025年,全國地級及以上缺水城市再生水利用率達到25%以上,京津冀地區達到35%以上;污水資源化利用政策體系和市場機制基本建立。到2035年,形成系統、安全、環保、經濟的污水資源化利用格局。

“第二水資源”優勢明顯

為解決水資源短缺問題,一些缺水地區千方百計尋找替代水源,甚至不惜成本地遠距離調水,還有一些地區啟動海水淡化項目,或者開采深層巖層地下水等。

“與開發新水資源相比,污水資源化利用具有不影響生態環境、不爭水、不筑壩、不淹地、不需長距離輸水、就地利用、見效快、成本低等優點。”趙勇說。

中國國際工程咨詢有限公司資源與環境業務部原主任朱黎陽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污水作為“第二水資源”,具有水量穩定、水質可控等優勢,方便滿足廣泛分布的用水需求。

根據《2019中國城鄉建設統計年鑒》,2019年,我國城鎮污水排放量約750億立方米。隨著人口增長及城鎮化水平的提高,城鎮污水排放量仍會持續增加,污水資源化利用具有相當大的潛力,將是緩解水資源供需矛盾的重要水源。

為什么說污水就地利用比遠距離引水成本低?文劍平給記者算了一筆“經濟賬”。“如果采用MBR-DF雙膜新水源技術,每噸水處理成本約1.8元,而遠距離調水運行成本已達到8~10元/噸水。除了工程浩大,投資費用高,遠距離調水還會帶來生態隱患和環保移民壓力。”

“海水淡化除了對技術要求高,運行成本也通常高達4.5元/噸水。”文劍平說,比較常見的是反滲透海水淡化技術,需克服高濃度TDS帶來的滲透壓,工作壓力達5MPa以上,能耗大,成本高。而城市污水含鹽量僅為海水的1%,是穩定的淡水水源。

實施污水資源化的社會效益更體現在——為生態環境提供優質的補充水源,提升水生態環境質量。“目前,我國大部分城鎮污水處理廠的出水水質良好,特別是化學需氧量、氨氮和總磷等主要水質指標能夠滿足或接近河道、湖泊等環境水體補水要求。”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胡洪營說。

文劍平建議,污水資源化利用要堅持“因地制宜、分類施策”的原則,對水資源相對豐富、水環境容量較大的地區,污水處理實施達標排放;水生態環境敏感地區,污水處理實施高品質資源化,確保污染物排放在水環境承載力范圍內;對水資源短缺地區,污水廠就是水源地。

牢牢抓住水價改革“窗口期”

既然綜合優勢明顯,為何污水資源化利用實施起來困難重重?是因為技術上存在瓶頸?或是缺乏標準?還是體制機制上的障礙沒有理順?

“很多人可能認為我國污水資源化利用的技術起步晚,相對落后。”文劍平語氣堅定地說,“其實并不是這樣。我們不僅不比別的國家落后,而且在某些領域還是世界領先。比如,北京是一座超大型城市,常住人口有2100多萬。2019年,全市污水排放總量高達21.12億噸,北京是全世界第一個把污水處理達到地表水 IV類水的城市。”

當前開展污水資源化真正的難點何在?文劍平坦言,污水資源化利用從“善治”邁向“善用”,首先要建立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各地要提高市場開放程度,避免在招標過程中設置準入門檻等,真正做到“公開、公正、公平”。其次,要對污水資源化的等級標準、技術等進行規范,根據《指導意見》的要求,研究實施細則,推出污水資源化的等級標準、技術規范和價格指導。

的確,污水資源化利用具有較強公益性,既需要市場積極參與,也需要政府規范引導。胡洪營分析說,激勵機制和監管體制不完善,再生水價格機制不完善,缺少合理的收費和激勵機制,導致企業對再生水用于生態環境補水的積極性不高。缺少污水資源化利用目標確定機制,監督管理體制不完善,導致規劃目標難達成。

朱黎陽也談道,下一步應牢牢抓住水價改革“窗口期”,完善污水資源化利用水價政策,實施財政補貼、稅收減免等優惠政策,不斷優化使用者付費、分類、累退等價格機制;按照市場需求放開再生水水價,優化污水資源化利用的技術、規模和布局以降低成本,發揮價格優勢形成合理比價體系。同時,對各地特別是缺水地區,在項目融資、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綠色金融引領等方面予以支持,提高社會資本投入積極性。

在技術層面,文劍平還建議,要統一認識、集中資源、全局規劃,設計和培育協同科技創新產學研共同體,逐步開發形成針對不同行業、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成套化、系列化產品,覆蓋廢水收集、處理、利用全鏈條。同時,加強水處理裝備產品品牌建設,提高產品國產化率和質量檔次,培育一批具有國際知名度的自主品牌。


 上一篇:詳解國標《城市污水再生利用 城市雜用水水質》
 下一篇:《民法典》視角下的生態環保之道